【黄明昊X妳】养成系男友

*姊弟恋,雷者慎入 (其实姊弟恋有时候往深处去想真的会觉得一惊 )

高二对初中一年级,差四岁

 

/正文/

 

第一次见到黄明昊,妳高一,他小学六年级。妳是补习班寒暑假营队的助教,平时也不太需要干什么,就是负责检查功课、管管秩序,偶尔也和这群孩子们聊聊天。

黄明昊是其中最皮的一个,一颗小脑袋里总是有用不完的鬼主意,有时候妳都想抓着他的脑袋瓜子用力晃一晃,看看会掉出什么东西来。

小学男孩子嘛,还学不来那种讨人厌的奚落,也没有成人世界的世故与心机,能想到最惹人生气和注意的话,无非也就是探讨探讨外貌的重要性。

 

「姊姊。」他也不学着别的小孩扯妳的衣角和衣袖,不远不近的站着,下巴一抬就是他对着镜子练了很久,最好看、最讨人喜欢的角度。

「干嘛?」妳靠着墙壁,双手环胸看着他。

「妳太胖了。」他说着还皱皱鼻子,「妳得减肥知道吧?不然以后交不到男朋友的。」

妳不为所动,只是挑了挑眉毛,「哦。」

 

他见妳不气也不恼,决定加码,「姊姊妳也有点丑,要学会打扮知道不知道?」

妳仍旧是同样的姿势,气定神闲地看着黄明昊,打小学三年级开始,这种幼稚的嘲讽就对妳起不了半点作用了,「哦,谢谢提醒。」

「妳、妳──」连续两招妳都未受打击,黄明昊瞪起了眼睛,彷佛他才是受了委屈的那一个,「妳屁股大!大屁股姐姐以后没人爱啦!」

 

「哦,所以呢?」

面对妳的神态自若,她的气极败坏竟显得有些可爱,「所以、所以、所以妳屁股很大啊!」

看他的模样,彷佛屁股很大这四个字是什么惊天动地、不可饶恕的污辱性字眼,他等了这么久,用上这四个字,就为了看妳发一顿脾气。

谁知一句句话到了妳这儿就像是炮弹打进了棉花里,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妳看着他,笑了一下,转头忙自己的去了。

黄明昊追在妳屁股后头,还沉浸在他的气极败坏里,「我说妳丑、说妳屁股大欸!妳怎么都不理我!」

 

呵,小男孩儿。

 

那个时候,但凡妳巡班经过他的位子,碰到他的书包、桌子,他都要大惊小怪的嚷嚷,「啊,姐姐妳碰到我书包了!妳要给我精神赔偿费!」

发现妳完全不理会他,自顾自地从包里掏出饼干分给小朋友,也会理直气壮地跟妳讨要一片,仅一片,然后喜孜孜的啃着,说,「好了,妳的赔偿费还清了。」

 

妳原以为他不大喜欢妳,就是以捉弄妳为乐。

可营队下课后若是在往公交车站的方向上遇见了,他会跑百米一样冲过来,抓着妳的书包不放,唠叨的抱怨,「妳也搭公交车?那为什么刚刚不跟我一起走……」

「那现在我不是跟你一起走了吗?」妳说,顺手捏了把他的脸。

「你们成年人都这样,啧啧。」

明明同一个营队那么多个助教,他最爱捉弄妳,也最依赖妳。

 

夏天结束的时候,营队也结束了。

这个打工除了黄明昊,对妳来说并没有留下多少印象。

 

直到妳高三毕业后某天,路过这间补习班,突然就想起那个有些爱捉弄人,却又总是很好哄的古灵精怪的男孩子。忍不住停了下来,抬头望着招牌。

初中二年级的黄明昊就从一旁玻璃展柜里的倒影看着妳。

 

妳回头见到他时,并没有显得多讶异,「哇,长高啦黄明昊。」

也不过是两年,他抽高的速度异常的快,也许下次见面妳得仰着头看他了。

「姐姐,好久不见。」他对着妳微笑,特别乖巧的那种,眉眼间还是那个古灵精怪的孩子,却已经把曾经的淘气沉淀了──「妳都没有变瘦欸,以后会交不到男朋友哦。」

才怪。

还是那个死小孩。

 

这次妳翻了个白眼,一巴掌拍在他肩上,黄明昊嚷嚷着喊疼,见妳都不伸手揉一揉、哄一哄,就自己给自己揉肩膀,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是了,也才两年,还是那个调皮捣蛋的黄明昊。

妳忍不住上手捏了捏他的脸,嗯,手感跟从前一样。已经窜高的黄明昊不甘示弱,也捏着妳两颊轻轻地扯,「幼稚,妳都这么老了,还这么幼稚。」

「黄明昊!你说什么!」说来也奇怪,同样都是惹妳生气的话,两年前妳可以云淡风轻听听就过,面对初中的他,却忍不住要较劲。

 

妳一加大指尖的力度──即便也没真多用力──他就哀哀叫唤,好似妳用力的要从他脸上扯下一块肉一样,「姐姐、姊姊我错了,妳最年轻漂亮好嘛!」

妳哼了几声,才恋恋不舍的把手挪开,任由他自己搓着自己泛红的脸颊。

「再见,姐姐要走啦!一会儿上课专心听,知道没有?」妳并不打算与他叙旧,或者在此地久留,反正总归是要走。

妳一抬脚,黄明昊就揪住了妳的衣角,「姐姐,妳把妳微信号给我呗?」

「你要这个干嘛?」妳戒备的看着他。

他灿烂的冲妳笑,「半夜叫妳起床上厕所啊!」还挤眉弄眼的。

妳转身就要走。

「我我我开玩笑的!」他死命的拉住妳,「开玩笑的啦,姊!」

 

妳回头,见他摆出乖巧又带着点儿可怜的模样,只觉得黄明昊的戏精属性肯定是随年龄增加呈爆炸性的成长。

「跟姐姐请教功课可以吧?」他说,小心翼翼的观察妳的脸色,「以前嫌姊姊胖,姊姊离开补习班以后都没人讲题讲得比妳好,我好头疼啊。」

妳抿着嘴不说话。

「姊姊妳应该高考完了吧?有时间偶尔回答我问题就好了,真的!我发誓不会半夜打给妳叫妳起床!」黄明昊一只手对天发誓,另外一只手还不忘紧紧抓着妳的衣角,说完又是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姊,妳看我也快要中考了,教教我吧。」

 

这一教,就是好几年,直到黄明昊高考结束。

 

那一年夏天,已经长超过一米七的黄明昊顶着一头金灿灿的头发来见妳。

「好看吧?」他在妳面前帅气的转了一圈,把妳的目瞪口呆解读为欣赏,「不要看太久,我怕妳沉溺于我的美貌无法自拔。」

妳当着他的面翻了个白眼,再没有沉着稳重的学姊形象,转头就要走,差点没跟迎面冲来的轿车来个亲密接触。

 

黄明昊眼捷手快的拉了妳一把,顺势在妳腰上捏了捏,「姊,妳是不是又胖啦?」

妳招呼也不打一声,直接一掌下去拍在他精实的胳臂上,他笑嘻嘻地看着妳,不痛不痒,倒是妳掌心火辣辣的疼。

妳早该知道他铁没白举。

 

「是是是,胖的交不到男朋友。」妳嘟哝着,看也不看他,这些话妳听他说的都要听烂了。

「交不到男朋友也不要紧啊。」黄明昊小跑几步绕到妳面前,笑嘻嘻的,「姊,妳有我啊。」

「啊?」

「我是说,」他轻轻咳了几下,看起来难得的有些紧张,「我当妳男朋友吧。」


评论(19)

热度(156)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