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归正传】那一天,我们分别。

*本彦归正传女孩这几天实在太难过了,整个写不出东西来。

*看了仙子访谈以后,忍不住就想写一写一些算不上糖也算不上虐的东西。

*别被标题骗了这个分别不是分手的意思

*希望小伙伴们投喂我糖,我杂食,很多西皮都吃,急需甜甜的糖治愈我受伤的心灵。

*比起西皮更多的是对于当天周小花淘汰我想象中的画面吧。

*曲终人未散,这节目总有结束的一天,但彦归正传是我心里永远的挚爱


/ 正文 /


三十五进二十强,周彦辰饮恨止步。

 

和兄弟们说话的时候,他一直都是一副看开了的模样,「凉了凉了。」他说。

小鬼没听清,转过头啊了一声。

「我说我觉得我凉了,兄弟。」他又复述了一遍,眼神单纯而认真。

「没有的事。」

 

没有的事。小鬼这么说。朱星杰这么说。周锐这么说。

周锐还说了,「凉了的那是我,你就别和我抢了哈,我回家赚钱去。」

周彦辰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依旧是一口白牙。

 

嘴上觉得自己凉了,却又忍不住拿眼角瞟二十名的位置。想进前二十,在场的哪个不想。当他和郑锐彬走上前去,等待结果发布的时候,他都能感觉自己的双腿在微微的发颤。

周彦辰抬起头,以最平常的表情看着台下的兄弟们,竭尽全力地忽略陡然剧烈跳动的心脏,以及背后灼热的视线。

可以的,可以的,可以的。他在心中默念。

 

「请揭晓。」张PD的声音一落,他几乎是立刻就转头看向了大屏幕。

一颗心轰隆的落地。

虽然空落落的,却踏实了。

长年岁月的打磨,让他学会了平心静气的面对一切的不如预期。他握紧了郑锐彬的手,希望自己的对表演的热爱与信念,能随着这一握,继续留在台上,和这些兄弟们一起努力奋斗。

 

「朱星杰要哭了。」回到座位上,周锐靠过来跟他咬耳朵。他嘿嘿一笑。

他俩默契地谁也没安慰谁,谁也不提淘汰是多么伤心难过的一件事情。周彦辰抬头看着高高的台子上,二十个人的座位。

朱正廷就在那儿。

可我已经要离开了。

 

他突然就有种远距离恋爱的感慨和感伤。排名发布在公布第二十名之后,很快地就结束了录制,张艺兴和工作人员们体贴的把剩下的时间留给他们告别。

「兄弟。」他被朱星杰紧紧的抱住,突然就有些好笑,被淘汰的是自己,可这些兄弟们一个比一个还难过的样子。他抬手也抱住了胡巴,轻轻拍了他的背,看着刚刚在台上说话还开朗乐观的小鬼,现在一句话也不说,像个蔫了吧唧的菠萝,在杰哥的身后站着。

 

「没事没事。」他说,想露出一口招牌大白牙,可他这四个字一出口,周锐、小鬼、朱星杰全抱了上来,谁也看不见谁的表情,他只能感觉不知道谁的眼泪正在自己的衣领上随热意蔓延。

等这仨放手了,一个个都眼眶红红的,看不出来谁哭得最凶,反正周彦辰的衣领是全湿了。

 

周锐拍拍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然后拉着朱星杰找陆定昊去了。

 

周彦辰浅浅的笑着,接受每一个人的拥抱,温柔而稳重。

直到他看见朱正廷抿着唇,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凝视他。笑容突然就维持不下去了,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压在心底的委屈,像是汽水里的泡泡一样,稳定而疯狂地向上冒。

不好,鼻头开始酸了。

 

朱正廷没有动,只是站在那儿,深深的看着周彦辰。

「正廷,抱一个?」他走了过去,轻松平常的笑着。

身高只差一公分的两个人,可能因为鞋子厚度不同,此刻周彦辰竟能低头看进朱正廷的眼底。

「嗯。」这个精致的少年只是又抿了一下唇,用湿漉漉的双眼看着他,「抱一下吧。」一句话轻飘飘的落地,似乎还带着鼻音。朱正廷把下巴放在周彦辰的颈窝,双手环着他腰,越收越紧。

这个朱正廷看不见的角度,周彦辰收起了笑容,脸色变得十分严肃而遗憾。一掌按在他的后脑勺上,不轻不重,掌心感受着朱正廷柔软的发丝,周彦辰不禁有些恍惚。

 

想起与这个人的初见;想起一起练习的日日夜夜;想起昏倒时他认真细心的按摩;想起他每个美好的瞬间。

啊,离开大厂以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这样朝夕相处,日夜相对了吧?

「正廷,不哭啊。」他说。

朱正廷猛地就离开了他的怀抱,眼神却没敢对上,「没哭,早跟大伙说好不哭的。」

进了三十五,在一百人中留到了现在,无论谁离开了二十强的舞台,兄弟们都会继续走下去,所以,谁都不许哭。

 

当然,充满仪式感的哭出来的秦大田哥哥已经被兄弟们屏除在外了。

老韩和老秦,想想他俩,哭一哭也没啥,让这个老哥哥发泄一下吧。

 

周彦辰一把又将朱正廷拉回了怀里,用力收了一下双臂,「你还是哭吧。」

「不哭。」仙子的声音闷闷的,被吞进周彦辰的胸怀。

「你没看见你刚刚那个表情。」周彦辰轻轻蹭了一下他的头,「比哭出来更让人心慌。」

他感觉朱正廷的双肩陡然僵硬了起来。

「没事,哭吧。」他拍拍他的背,轻顺着背脊抚摸而下,「我在呢。」

也许是最后一次,在你哭的时候让你依靠了。

 

攒着周彦辰衣襬的手用力的握紧了拳头,抓皱了布料。朱正廷就这样埋在周彦辰的怀中,耸动着肩膀,压抑着抽泣的声音。

现场多少人都绷不住了,回想起这个坐满百人的大摄影棚,如今剩下三十五人,今天过后只会剩下二十人。初次见面时遥不可及的出道第一位还在那个地方,它下面的椅子,却再也不会坐满当时怀揣梦想,神采飞扬的一百个少年郎。

 

棚里压抑的哭声低低传来,还有音量增强的趋势。

朱正廷的泪却突然停了下来。

 

周彦辰弄不懂他是怎么做到的。衣领上又湿了一片,可朱正廷抬头以后,除了红红的眼眶,看不出一点哭过的痕迹。

精致的脸上没有花了妆的泪痕,只有满满的委屈和不舍。

 

周彦辰放开了拥着他的手,改在一个别人看不清的角度,轻捧起朱正廷的脸,认真而温柔地凝视他。

良久,他问:

 

「明年生日,你还会陪我一起过的,对吗?」

 

/ 后话 /

 

周彦辰出厂后,在微博上看见了新浪娱乐的朱正廷专访。

「压力大的时候,会找兄弟们安慰你吗?」

朱正廷并不看镜头,只是侧着脸,一脸深思,声音低低的没什么活力,「我一般都……隐藏的比较好。」

「自己默默消化吗?」

「嗯。」

 

总是把自己的低落与眼泪隐藏起来,成为别人坚强后盾的你。要知道,我就是你坚强的后盾。


评论-7 热度-95

评论(7)

热度(95)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