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彬立】海风 02.

有人说,一见钟情就是见色起意。

 

郑锐彬透过车窗看出去,在嘴里反复咀嚼这句话。初见陈立农,除了可爱、奶气,他还真的想不到什么其他形容词能套在这个大男孩身上。

见色起意吗?没有的事。对个未成年见色起意那还得了。

 

但是现在,他是真的色迷心窍了。

 

车子行驶在江门大桥上,郑锐彬将窗子打开一个缝,想从溜进来的风中闻到些咸味。可鼻子里只充斥着汽车排出的烟臭味。他皱皱眉,把窗户又摇了上去,打开手机,看着自己跟陈立农的合照出神。

他的眼神无比专注,一如在大厂时,他注视陈立农的每一个眼神。

 

「农农。」他发了条微信,但又忍不住有些焦虑。陈立农一看就是人缘很好──不,不只是人缘,异性缘大概也挺好的,总之就是很受欢迎的小孩。回到台湾以后,他还会开微信吗?

回复快的异常,「锐彬?」后面还带着一个笑得特别灿烂的小孩的表情包。

 

「......」没有想到立刻就能得到答复,本想发语音过去的郑锐彬,一遍又一遍的按下录音键,又取消,实在摸不准说什么好。

陈立农倒也没纠结郑锐彬到底找他做什么,又很快地发过来一条讯息,「跟你说喔,台湾这边不下雪的嘛,那个时候到北京我就超级期待玩雪,可是真的到下雪的时候,突然就特别特别想家。」

郑锐彬看着他发过来的消息,眼神温柔的能滴出水,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彷佛能看见陈立农弯着眉眼用比他还软的声音说话。

 

「回家以后,感觉怎么样?」他问。

「就有种,陌生的熟悉感吧。」陈立农似乎在室外,郑锐彬透过语音可以听见嘈杂的背景声,「虽然台湾真的是热得要死哦,每次夏天都很要命,可是过了这么久,回到熟悉的地方,突然就有那么一点点想哭。」

「不哭不哭,到家了你还哭啥呀。」郑锐彬取笑他,看着车窗外呼啸而过的风景,想象陈立农此刻的表情。

 

糟糕,好想他。

 

过了五分钟,陈立农没回复他半个字。「不会真在哭吧?」他想,有点焦燥。

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点来点去,跳出对话,又点进对话。

直到陈立农发了短视频过来为止,郑锐彬觉得自己经历了人生中最漫长的十分钟。

 

「郑锐彬!」画面里的大男孩露出一口大白牙,眼睛都笑成了新月的形状,「跟你说喔,我现在人在基隆港啦。」他侧身让出了一部份镜头,让波光潋艳的港湾入镜,「高一的时候啊,同学一起来基隆玩,那个时候我就超喜欢这里的,傍晚的时候渔船回港,超级帅超级好看!」

 

视频就到这里。毕竟太长了发不了。

估计刚刚十分钟就是他反复录了几次发现太长发不出去吧。

 

「那我去台湾找你的时候,你可要带我去看看啊。」郑锐彬说,一想到见面,心情就全面性的愉悦起来。

「没问题!」这次农农没发语音,改发了短信。

还发了一个比心的动图。

 

郑锐彬想象了一下农农本人做这个动作,觉得自己又一次为色所迷。

陈立农没有再发讯息来。他点开刚刚的视频,重看了一次。听麦克风收到的呼呼海风,瞇起眼睛想象站在海风吹拂中的少年。

 

美好,干净。像是每个人心中对初恋的向往和憧憬。

 

他又摇下车窗,试着从烟味中品出一丝半毫的海风。

江门和台湾,其实也不远的吧。他想。


评论-4 热度-31

评论(4)

热度(31)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