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彬立】海风 01.

高雄也有海港,可是来到台北念书后,陈立农特别喜欢一个人搭客运,到基隆火车站下车,就站在基隆港的怀抱当中,吹吹海风,听人来人往、潮起潮落。

基隆港的海风一点都不像海风,没有带着苦涩的咸味,也没有海鸥悠悠的鸣叫。

不知道广东那儿的海风是什么样子的?

陈立农趴在广场的栏杆上,看着波光粼粼的海面发呆。

 

 

在位置测评的练习时,vocal组练习生们赫然发现一个小问题──

没谈过恋爱就要唱甜甜的情歌,老师说我们情绪不够投入,怎么破?

蹦迪寝室里,周美锐、灵超鹅、林校霸、有长胖、奶狗农农和小仓鼠齐聚一堂。今日的会议主题:「参悟名为恋爱的禅机」。

 

「嘶──喜欢哦。」林彦俊搓着自己的下巴,眼神飘忽,整个人看起来比验收的时候更加愁苦。

92年的前辈周锐看了看一脸茫然的小伙伴们,决定来起个头,「不是吧?上学的时候你们就没暗恋过同桌、校花还是隔壁班的小姐姐之类的吗?」

被性格耽误的仙子开局失利,收获懵逼脸五枚。

 

「换个问法好了啦,你又是怎么知道你暗恋了同桌、校花或者隔壁班的小姊姊的呢?」制霸少年坐在床边,反问提出问题的周锐。

周锐微张着嘴想了一会,「就是,」又停下来组织一下词汇,「就是老想着她呀。」他看着与会人员一个个还都是无法理解的模样,急的继续解释,「哎呀这怎么说,就是看见什么都想起她,记得她爱吃甜、不能吃辣,喜欢喝什么饮料放多少糖要不要冰块,她遇上困难,你想破头都想帮她解决,再不济也想听听她的烦恼陪她分担──」一口气说了一堆,周锐停下来喝了口水,看着这一群半大孩子依旧一脸理解不能的样子,感到十分挫折。

 

林彦俊捧着自己的下巴陷入沉思。

尤长靖吃着不知道哪个寝室顺来的零嘴陷入沉思。

灵超在考虑要不要离开会议干脆去烦他洋哥。

李权哲则抱着抱枕,试图从过往的回忆里挖出一星半点可供自己幻想一出青春爱情喜剧的线索。

陈立农也抱着抱枕,仰着下巴微张着嘴陷入自己的世界。

 

周锐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顿时感到无比挫败。

不提倡早恋的我们,为了唱情歌烦恼着。

「哦──」陈立农突然回神,露出一个茅塞顿开的表情,眉开眼笑,「我知道了!」

「你知道啥了?」周锐已经放弃举例。

 

「是不是就是会想一直跟他黏在一起。」

「对。」周锐眼睛一亮,哎哟,这里有个开窍的小子啊。

「然后什么事情都想跟他分享,憋在心里一直没说的话就会很难受很难受这样。」

「没错没错!」

「不自觉地就想接近他,哪怕只是拉拉衣角、坐在附近。」

「可以啊!」周锐彷佛看见了整场会议结束的希望曙光。

「待在一起的时候,就算不说话,看着他也就很开心了。」陈立农眨巴着眼睛看着会议主席周锐,像是一只等待着表扬的小狗狗。

 

「说得好!」周锐大力的拍了一下陈立农的背,后者只是傻兮兮地笑,彷佛在为自己的聪明机智点赞。

「等一下。」一只手从旁边深了过来,打断周锐欣慰的眼神,校霸林彦俊的眼神十分的复杂,「一直黏在一起?」

陈立农点点头,还有些傻呼呼。

「什么事都跟他分享?」

「对啊。」

「拉拉衣角、坐在附近,就是想靠他近一点?」

「嗯嗯。」

「你可以看着他,什么也不说也行?」

「怎么了吗?」可爱农农本人表示对一连串的反问感到困惑。

 

「这不就是你跟郑锐彬吗?」

寝室内陷入一阵诡异的静默,灵超彷佛GET到什么一样,把自己半张脸埋在衣领里面,睁着的一双大眼睛写满「这里有瓜」。尤长靖嘿嘿笑了两声,然后继续嗑着点心。

陈立农又恢复成原先的思考动作,在周锐复杂又震惊的眼神中,又恍然大悟了一次,「哎对欸!」然后转头看着校霸,「欸林彦俊你好聪明喔!」

 

现在不是感叹谁聪明谁不聪明的时候吧,陈立农小朋友。

 

后来这个会议在诡异的气氛、复杂的视线以及激动的准备找洋哥吃瓜等多重状况下无疾而终。


/

昨天突如其來的掉下了彬立的坑,還占了個tag提醒自己今天一定要產一篇糧。可是想來想去,一直想不到適合的哏來用。還上B站把所有的糖都嗑了一遍,我的天嚕鄭銳彬看農農的眼神怎麼可以如此專注又深情。

於是今天路過基隆港的我,想以南方人與南方人之間的戀愛,來寫寫看,希望大家走過路過給我點評價吧。雖然比起廣東我大概對北京更熟悉一些。


所以廣東的海,會是什麼樣子呢?

评论-10 热度-40

评论(10)

热度(40)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