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全职】保父王队(王乔)下

* 脑洞有,OOC有

*幼化有,王乔交往一阵子了私设


对于王杰希来说,当保父的第一次贡献给乔一帆,是既有趣又忧虑。小一帆逗趣的反应和偶尔的调皮常常让他哭笑不得,但,要是一帆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状态呢? . . . . . .王杰希不敢继续往下想。

也许是因为米香吃得多了,乔一帆对于晚餐没有表现出很大的兴趣,拿着双筷子不住的戳着盘子里的菜肴,似乎是有些不耐烦,眼神频频往电视的方向飘。

「一帆。」王杰希温和的摸摸他的头,「认真吃饭。」

「......」小一帆这才不甚甘愿的埋头和饭菜奋战,被甜点撑得有些胀,此刻他真的无心吃饭,便趁着王杰希起身盛汤的时候偷偷将自己盘中的青椒拨到王杰希的盘中。

眼角余光瞄到这一幕的王杰希不禁笑了出来,让乔一帆慌忙摆出一副「你什么都没看到,我很认真吃饭」的架式。

他整了整表情,一派严肃的开口,「一帆。」毫不意外的看到这小娃子一脸无辜地抬头看着他,「不可以挑食,青椒要吃完。」然后把盘中的青椒拨回乔一帆那儿。

「原本没这么多的。」小一帆抗议着,然后苦着脸看向捧着汤碗坐回位子上的王杰希,「大哥哥,青椒好苦......不要吃。」

「不行。」义正严词,半毫米商量的余地都不给,王杰希决心不看乔一帆那可爱到足以让任何女性母爱泛滥的哀求表情。

乔一帆却拉了拉他的衣摆,他正想要更加严肃的教育教育这孩子不挑食的重要性,不料,甫转头,便看到乔一帆灿烂的笑脸,「最爱王杰希了,可以不要吃青椒吗?」

被正面冲击到的王杰希楞楞的,全然没了平时在赛场上身为微草核心的冷静以及镇定,就这么被拐出了一个「好」字。

听到了这个字的乔一帆欢呼了一声,在如此稚龄便大爆手速把青椒全挑到了王杰希的碗中,让从晕眩中回过神的王杰希只能苦笑。

这娃子,果然是待在兴欣太久了啊. . . . . .他感叹着,这不,被叶修污染的心都脏了,居然也搞战术! 

「一帆......」他才刚开口,小一帆便迅速抬头,完美复制了不久前王杰希摆出的严肃表情,有模有样地告诉王杰希,「堂哥说,一言既出,那什么四匹马儿都追不到。」让想要严正教育教育孩子的王杰希忍俊不禁,「一帆,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看着乔一帆似懂非懂的应了一声,王杰希叹了口气,随手揉了揉他的头,「算了算了,吃不下就别吃了吧,你刚刚吃太多点心了。」 

话音刚落,小一帆便欢快了丢了筷子,撒腿就往沙发跑,不出几秒钟就已经窝好了一个舒服的角落,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王杰希,「谢谢大哥哥!」

在微草身为队长,负责在团队战中制定克敌战术的王杰希,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栽在个小鬼头身上,更别提这个小鬼头居然还是他的恋人. . . . . .至少成年的时候是。

至少接下来整个晚上,令王杰希备感欣慰,小一帆没再出什么小鬼点子,乖乖地和他在沙发上窝着看电视,两人占据着沙发的一角,王杰希的手圈着这个孩子,一时之间倒是很像晚餐后父子和乐相处的画面,直到了睡觉时间。 

为了防止孩子晚上出什么状况自己无法及时处理,王杰希决定让孩子和自己一起睡一晚,但才刚躺好,替小一帆掖好被角,难题来了。 

「大哥哥,我睡不着。」开着夜灯仍有些昏暗的房间,王杰希依旧可以清晰看到那双近在咫尺,清澈而稚嫩的双眼。 

这下子他可头疼了,他是哄过亲戚家的孩子,少年时也帮邻居带过一下午的孩子,但,哄小娃子入睡,这倒是实实在在的第一次。 

「平时你睡不着,你妈妈都是怎么哄你的?」他问。 

「以前都是堂哥唱歌给我听的,可是堂哥很久没在我们家过夜了,我想听堂哥唱的歌。」小一帆的声音里有着欣喜,许是没想到王杰希会耐心的哄自己入睡,王杰希即使看不清黑暗中这孩子的表情,也能够想像他脸上甜甜的笑容。 

. . . . . .但是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王杰希无奈地拨了通电话给叶修。 

「哟大眼,这么晚了还叨念着哥啊。」那调侃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让本就无奈的王杰希更加的无奈了,「叶修前辈,你知道平时一帆都是听什么催眠曲入睡的吗?」 

「嗄?」显然没有料到王杰希会有此问,叶修诧异的反射性发出一个单音,「等会,我给你问问。」 

问问?王杰希没来的及问叶修到底能够问谁,话筒就已经传来喀哒一声,似乎被放到了桌上,叶修到底干什么去了?现在这个时间身边还有会知道这种小事的人? 

「......喂?」不久,话筒重新被拿了起来,对面传来的声音似乎有些古怪,像是在憋着什么情绪。

「前辈,我在。」他应了一声,眼角瞄到睡在一旁的乔一帆仍旧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精神的很。

「那什么,我说大眼啊,」叶修的声音越来越怪,王杰希几乎都要怀疑拿着话筒的到底是不是叶修,「你,会背诗吗?」

「背诗?」他反问了一下,才想起要回答,「会背一些,怎么了吗?」不祥的预感缠绕上他的背脊,怎么,睡前歌曲就睡前歌曲,还和诗词有关啊? 

「那个,一帆他堂哥说,平时都是唱的清平调。」叶修说完,终于没能忍住,在电话那头放声大笑了出来,「我说大眼啊,你会唱清平调吗?」 

这个答案就像是一巴掌抽在王杰希脸上一样,让他猝不及防,特么哪家睡前歌曲唱的清平调,叶修你这是在玩儿我吧?但看他那反应又不太像,被这消息炸的再次体无完肤的王杰希迟疑的挂掉了电话,看向一脸期待的乔一帆。

「一帆啊。」他缓缓开口,「你堂哥从前给你唱的,莫不是『云想衣裳花想容』开的头吧?」他满心期待乔一帆会一脸茫然地摇摇头,让他可以理直气壮的打电话再问一次。 

但小一帆却违背了他的希望,狠狠的点了点头,眼神中的期望之光更甚,「大哥哥你知道?你可以唱给我听吗?」 

王杰希不是不会唱,但是拿清平调当催眠曲这件事情实在是让他一时之间没能缓过来,心里一番挣扎,终究还是唱了。 

应着小一帆要求一遍一遍重复唱着直到他睡着,王杰希心理情绪十分复杂,叶修没有骗他,的确是唱的清平调当作催眠曲,但这催眠曲也太高文化水准了吧?难怪小一帆说堂哥不怎么住他们家以后没人给他唱。 

得打听打听一帆这堂哥是谁。这是王杰希睡着前模模糊糊的最后一个想法。

* * * * * * * * * *

隔天,王杰希气得脸都绿了,他中午听到了电铃声,想着是叶修来接孩子了,颇有些可惜的带着小一帆去开门,没成想,门外站着的赫然是笑得一脸温和的少年乔一帆!

「嘿,大眼,我们来接一帆了。」叶修和前一天一样,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和王杰希打招呼。

「......一帆?」他有些错愕地看着乔一帆,在看看自己手中牵着的孩子,两个都确确实实存在,没有谁突然消失,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了吗?」乔一帆困惑地看着难得神情不太镇静的王杰希。

「叶修前辈,你不是说一帆突然之间不知道为什么变回孩子了吗?」王杰希冷着脸指控叶修,抛下的这句话让不知道内情的乔一帆瞪大了双眼,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王杰希,最后把目光落到了一脸无辜的孩子身上。

「啥?」这会换叶修惊诧的瞪大了眼睛,「卧曹我随口扯的理由你还真相信了啊大眼,没想到你这么好骗,和孙翔有得比啊!」

王杰希此刻完全不想在自己智商被放在和孙翔同一水平的这件事上纠结,他毫不犹豫地转向乔一帆,「一帆,到底怎么回事?」

乔一帆很快的领悟过来,明显是自家队长昨天送孩子来托管的时候很自然的随口扯了个理由,没想到王杰希真信了,「是这样的,我是他的堂哥,他们家这几天都没人在,就托我照顾他个几天,可我昨天实在是忙不过来,就请叶修前辈帮我找个可靠的人带他一天。」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没想到叶修前辈找的是你。」 

王杰希瞥了一眼一旁还在因为王杰希相信了这种烂理由而笑的没心没肺的叶修,「可是我叫他一帆他都有反应的。」 

「我和他名字很像的,」乔一帆笑了笑,「他叫做亦樊,料青山见我亦如是的亦,樊哙的樊。」 又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补充,「不过也有很多亲戚说亦樊和我小时候挺像。」

这下子王杰希郁闷了,敢情自己没发现这不是一帆还真是个巧合啊? 

「......算了,我和他昨天处的挺愉快。」不想和叶修多计较的王杰希示意亦樊去找他堂哥,谁也没料到,就在亦樊踏出门槛前,回身飞快的抱了一下王杰希,趁着三人都愣了一下的空档,笑嘻嘻地宣布,「最喜欢王杰希!」

王杰希微微脸红了一下,因为他感觉到了两道意味不同的视线。 

已经牵住孩子的一帆脸有些红,都不敢正面直视王杰希了,而叶修却是一脸暧昧的看着他,「嚄,大眼,看不出你对孩子还是挺有办法的嘛......」

「你滚。」

* * * * * * * * * *

这下子真完结了(摊手

整篇故事最不科学的地方得到了解答(遭殴

发现自己整天都在一厢情愿的王杰希大大一定很想盖叶修布袋啊呵呵


评论(11)
热度(63)

© 鳴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