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 / 恋与】

*前情 : 你因為提報新企畫和了解華銳對前次企劃的評價,頻繁聯繫魏謙,偶然和他成了朋友,總裁大大卻誤以為你似乎對魏謙有好感……


*不喜勿入

*以下正文 / 


「總裁,這是影視公司最新的企劃書,請您過目。」魏謙一身俐落的西裝,將幾份文件分別遞給李澤言,有條不紊的分類不同項目的資料。

李澤言嗯了一聲,指尖掠過那份電玩節目企劃,頓了一下,並沒有立刻拿起來。他一如往常緊抿的唇似乎薄了幾分。眼神不著痕跡的打量他的秘書。「文件有問題嗎,總裁 ? 」當祕書這麼長一段時間,對周遭觀察特別敏銳,魏謙謹慎而疑惑的提問。

「沒事。」李澤言聽到自己這麼回答,旋即將注意力轉回桌上的資料。

在工作時間為旁事分心可不是他的風格。


/


電話、簡訊、電話、簡訊……電話還是簡訊?

你一邊忐忑,一邊念念有詞,結果一個不小心,給李澤言的電話就這麼撥了出去。

「喂。」你還來不及掛斷,電話那頭意外快速的接通了。

完全沒想好該怎麼問出口的你很慌亂,甚至在接通的這七秒鐘內,半個字都說不出口。

「……喂?」電話那頭的聲音試探的重複了一次,你總覺得這聲音帶著不耐。

 

「啊、啊。那個……總裁,這不是前一個企劃順利結束,反響不錯嘛。不過說起來這次的劇本我覺得還是有點不道位,和安娜姐討論了一下以後我們……」

「說重點。」

「啊,是!我想……不是,我是說我們、我們今晚有個針對上一個企劃大成功的慶功宴,總裁,你和魏謙一起來啊? 」雖然前面有些不知所云,但總算是把問題問出口了,你不禁小小鬆一口氣,旋即緊張地等著李澤言回覆。

電話那頭沉默一會,只有通訊的電子雜音。凝滯的時間讓你越加緊張……明明跟投資沒有什麼關係,這個邀請也不會影響公司未來,你卻仍莫名的忐忑。

「你很想見魏謙?」電話那頭沉默半晌,竟是丟出這句話。

你有點茫然,抓不太到重點,「啊?」

「你們這周都見面多少次,傳多少訊息了,這樣不會影響工作嗎?」李澤言的話明明跟平常一樣是教誨你,你卻覺得語氣特別凌厲。

「對不起。」雖然是為了工作,但感覺也許頻繁打擾的確影響了華銳的總裁祕書,你還是決定先道歉再說,「我會注意的。那個……我不是有意的,只是有點緊張,怕工作出錯,所以才會請教魏先生。」

 

「嗯。」對方聽到你的道歉,似乎態度軟和了,卻也沒再說話。

而經過剛才的那段對話,你開始不太確定是不是該繼續詢問對方是否出席,「呃……」

「地址發給我。」李澤言突然說了一句。

「啊?」

「要我再重複一次?」這語氣,你彷彿能看見李澤言不苟言笑的臉挑起眉毛反問。

「不,不需要。我知道了,立刻發。」你慌亂的應聲,彷彿能聽見他的輕笑。

然後電話掛斷了。

 

晚上六點,你在餐廳門口看見李澤言獨自走來。

「總裁好。」你笑著說,強自壓著緊張。

「就我一個。」華銳總裁走到你身旁,丟下這麼句話。

你愣了一下,「啊?」

「魏謙沒來。」他難得耐心的補充說明,眼睛卻緊緊盯著你。

「喔。」你有些摸不太清楚這句話想表達什麼,「我知道了。」

他盯著你半晌,什麼話也不說,你們倆就這麼傻傻站在餐廳門口大眼瞪小眼。

「……呵。」他突然就笑了一下,像是冬日裡突然撥雲而出的細碎陽光。「白癡,進去吧。」

你莫名其妙,不懂怎麼魏謙不來自己就成白癡了。看著總裁頭也不回的往內走,你趕緊跟上,「右邊、右邊。我們是五號包廂。」

 

不知怎麼的,你覺得總裁的心情似乎比你打給他那會兒好得多。


- -

刷tag看到某個太太寫得借酒壯膽,忍不住就借著某個腦洞寫下去

感覺總裁是個觀察細膩的人,相對的,這樣的人容易因為觀察到某些小細節而煩惱或者被取悅。

本來想寫虐,因為我是個越愛角色越喜歡寫虐文的人。但是我這麼愛總裁啊,寫著寫著就莫名的正常結尾了。(?

评论

热度(4)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