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全職】百花殺 01(雙花)

* 開大坑之管殺不管埋 ( 但是我連結尾都想好了應該會埋很快


百花撩亂待風罷,落花狼藉葬誰家?

歲歲傲煞群芳色,我花開後百花殺。


01.風起,捲走記憶

刺鼻的藥水味侵占他的鼻腔,隱約中,他覺得自己已經不是第一次在這種氣味的刺激下醒轉,動了動因久睡而有些許僵硬的手指,張佳樂睜開仍有些睡意朦朧的雙眸。

第一眼,他就看到了守在床邊的男子,很年輕,剛毅的臉部線條昭示著他有些狂傲的性格,不知怎地,張佳樂覺得這張臉很熟悉,卻又想不起來是在哪裡見過這人。

「樂樂,醒了?」男子溫和的語氣,和他有些冷硬的表情不太相符,張佳樂卻反射性自然的回應道,「...大孫,渴......」有些喑啞的嗓音,顯示出他對於水的渴望。

不料,被他喚為大孫的男子先是愕然,再然後是突然出現的狂喜,「你記得了?」

「記得啥?這不寫著你名字嗎?」張佳樂一臉奇怪的看著喜形於色的男子,伸手指了指他右胸貼著的紙,上面寫著「孫哲平(大孫)」看字跡,和自己的有些相似,是自己寫的嗎?什麼時候給寫的?又是為什麼寫給他呢?張佳樂恍惚地想著。

孫哲平苦笑了一下,欣喜褪去的異常之快,但旋即又恢復張佳樂醒來時那樣不慍不火的表情,什麼也沒說,便轉身去給他倒水。看著孫哲平的背影,張佳樂覺著有種說不出來的熟悉,但又說不上來,這種感覺,就像是剛醒來看見孫哲平時,熟悉,卻又很陌生。

「樂樂。」正恍神,孫哲平卻是已經從放水壺的桌上折返,手裡的馬克杯盛滿了水,讓張佳樂不由得嚥了口唾沫滋潤乾渴的喉嚨,才伸手接過。

待他一口氣乾了杯中的水,才一臉疑惑的看著孫哲平,「大孫啊,我們認識嗎?」

我們認識嗎......

* * * * * * * * * *

孫哲平接到張佳樂出事的消息,是在第十二賽季的冬季轉會期末。

張佳樂因為腦部重創,有不少血塊在腦部,影響了記憶功能,換言之,便是失憶了,但是具體還記得些什麼,得等他醒過來做個測試。這是當時醫生和孫哲平說的話,焦急的孫哲平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煩燥的和趕來的霸圖隊員們在病房外、走廊上沉默地等待。

據說當時張佳樂是遇上了搶劫,挾持整間店的搶劫,而張佳樂不知道為了什麼和搶匪起了爭執,倆綁匪挺默契,一個槍托揮了過來,另一個抄了個鐵棍就捶,張佳樂當場就昏了過去,等到事件平息送醫,都沒能醒過來。

「老孫,別緊張,他會沒事的。」林敬言溫言安撫著明顯焦躁的孫哲平,雖然他擔心張佳樂的程度絕不亞於對方,但是關心則亂,冷靜才是面對任何狀況的上上之策。

韓文清冷著臉,陰沉的臉色比平常都還要陰鬱,但還是走了過來,大力的拍了拍孫哲平的肩膀,好像這樣,便可以傳遞什麼能量給他,讓他振作點。

林敬言、韓文清、張新杰......在場的霸圖隊員們一個個都清楚孫哲平的不安和煩躁,但他們都只當是孫哲平擔憂張佳樂的狀態,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害怕張佳樂離開,因為腦部受重創而被宣告腦死的人不是沒有,但他已經和張佳樂冷戰了幾天了,本以為會和以前一樣,吵著吵著就和好了,不料想,老天卻給他倆來了這麼一齣。

再回想起兩人嘔氣的原因,孫哲平不由得懊悔了起來。心中許久未曾出現的,百花撩亂與落花狼藉並肩而行的畫面,再次浮現心頭,「只要他活著,只要他醒過來。」他心想,生平第一次如此用力地祈禱,「只要他留下,什麼都好,那怕要我以後天天給他道歉賠不是都好。」

張佳樂是留了下來,老天爺也沒要孫哲平天天去給張佳樂道歉賠不是,因為......

張佳樂乾脆連他是誰都給忘了。


* * * * * * * * * * * * *

這是第一次寫同人長篇ˊWˋ

本想著管紗布管埋,但後來連結局都構想好了便覺得不寫白不寫哈哈哈

會是HE的各位大大別擔心,如果雷到請見諒。(土下座

之前的發文都是以簡體字為主,因為我在練習簡體字的打字ˊWˋ這之後用繁體字發文比較方便所以......你知道的(知道個鬼

评论
热度(5)

© 鳴蜩 | Powered by LOFTER